极品少妇的迷情

都市小说   2021-09-14   加入收藏夹

直到拖拉机开进镇口的露天停车场时,陈贞慧的心情才算平复下来。
  李国忠先跳下车,伸出双手示意陈贞慧下车。陈贞慧妩媚的白了一眼李国忠,才有些不情愿的把手递过来,扶着李国忠跳下车来。只这瞬间的接触,刚刚平复的心情又起了一丝涟漪,陈贞慧忙悄悄长吸了两口气,勉强压下那丝涟漪。
  “我去镇政府办事,你去哪里?我送你过去吧!”
  陈贞慧轻轻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去派出所,李三在那边等着呢!又不顺路。”其实她的心里还挺矛盾的,又希望能和李国忠多呆一会儿,理智又提醒她保持些距离。
  李国忠直到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便没有去坚持,柔声说道“那好吧,等事情办完了,我们再一起回去好了,二叔的车也要回去,刚好顺路。”
  陈贞慧轻轻点了下头,和走过来的二叔道别,再看了一眼李国忠,便转身往派出所的方向走去。
  李国忠有些贪婪了瞄了几眼少妇的背影丰姿,才转头和二叔道别,约好待会儿一起回去后离开。
  经过路上那段舒心的艳事,心情很好的李国忠满怀激情的往镇政府走去。
  今天是江南省首年大学生公务员考试报考的日子,前世李国忠大学毕业后的十几年都是迷迷糊糊的过日子,做过工人,小贩,营销,甚至冒充过盲人按摩,直到中年后回忆时才后悔当年有机会为什么没有去走官场这条路,随便有个一官半职的也不至于落魄成那样。
  90年的三德镇还是一个穷镇,最直接的体现便是哪栋显得有些破旧的镇政府办公大楼,只有三层,外面是水泥墙,连瓷砖都没有。李国忠撇了撇嘴,一脸憨厚的走进无人看守的镇政府大门,经过栽种着数十棵榕树的大院,走到一楼的大厅,扫了一眼四周,左边挂着综合科牌子的办公室里坐着两个中年人在忙着什么。
  走过去轻轻的敲了下门,问道:“请问大学生公务员考试报名在哪里报。”
  两人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李国忠,稍微胖些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道:“二楼左转第二间办公室就是了。”说完就低头忙自己的事,很有些沉默是金的味儿。
  李国忠并没有因为被人无视而生气,礼貌的说声:“谢谢!”便转身离开。他经过前世几十年的社会沉淀,菱角早被磨平了,再不会去为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而生气。说得好听点是沉稳,说得难听点,那就是世故。
  上到二楼,顺利找到镇政府办公室,向坐在门口边上的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说明来意,那男人抬头看了看李国忠一眼,皱了下眉毛,对坐在后面角落里的一位面相白净小青年挥了下手说道:“小金,你接待一下这位同志!”
  “好的!科长!”小金站起来应了声,便招手让李国忠过去。
  李国忠忙走过去,主动伸手过去打算握下手,却没想小金一点握手的意思都没有,还厌恶的看了一眼那只长着不少老茧的手,皱眉道:“你来政府干什么的,赶紧说完,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李国忠一点也不尴尬,神情自若的把手收回来,憨厚的笑道:“领导,是这样的,我是来报考省大学生公务员的,希望您能帮我报下名。”当然他心里到底是怎么骂就不是别人所能知道的了。
  也许“领导”这个词儿让小金很舒心,小金的脸色不由缓和了些,“哦!是有这么一回事,你资料都带了吗?拿过来我看一下。”
  李国忠听话的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用双手递了过去。
  随手翻了下资料,小金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抽出一张表格递给李国忠,挥了挥手道:“到旁边把资料填上去,再交给我就可以了。”
  后面的事情就比较顺利了,填完资料,交了十块钱,领了一本《公务员考试参考》的书就可以回家,等9月1号再去省城参加统一考试便可以了。这过程中小金倒也没有难为李国忠,只是脸上的表情依然有些高傲罢了,李国忠可不管你高不高傲的,只要把老子的事情办好就行。
  从镇政府出来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一身轻松的李国忠打算去接上美艳少妇陈贞慧,一起等李二叔的车回去。
  到了镇派出所,刚好看见李三和陈贞慧走出来,忙走上去问道:“三哥三嫂,你们的事情办完了啊?”原来李三看李二叔开拖拉机蛮来钱的,便寻思着也去开车,这次来镇里就是为了办车辆运营证。(这里要解释一下,大家都知道同一个村子,特别是同姓的村子,一般大家都沾亲带故的,李国忠叫李三为三哥,但不是亲戚,这是论辈分的,例如50多岁的对20来岁的叫哥或什么的,都不奇怪。)
  李三很瘦小,站在美艳的陈贞慧身边,怎么看怎么不搭。
  “呵呵!已经办完了,刚才听贞慧说起你也来镇里办事情,是什么事!”李三顺利把证办下来,脸上乐呵呵的!一点都没查觉到站在身边的妻子脸上那抹不正常的红晕。
  李国忠扫了一眼陈贞慧,笑着对李三道:“我就是去报了个名,没其它大事儿!哦!对了,二叔可能在镇口等我们了,赶紧过去吧!”
  一说到二叔,李三的脸色便有些难看,哼了一声道:“明天我也开始开车了,二狗子,以后搭车就找我好了,我给你算便宜一些。”
  一听这话,李国忠有些无语了,心里无比的鄙视了一翻这个白痴,人家二叔多好的一个人,从来不主动开口向村里人说要钱的,他倒好,还没开始开车呢!就先赤裸裸的对二叔表现出不满来。本来心里对李三有那么些微的愧疚早扔到脑后去了。
  “你怎么说话的呢!都是一个村的,你也好意思收钱!你看人家二叔,啥时候向你开口说过要钱的。”陈贞慧不等李国忠说话就拽了一下李三的衣角不满的说道,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李国忠。
  “我也没说什么啊!搭车交钱本来是应该的嘛!”李三是出名的妻管严,不敢大声反驳妻子的话,只是小声的嘀咕着。
  李国忠怕陈贞慧尴尬,忙笑道:“三嫂就别说三哥了,三哥说得也没错,这说明三哥有经济头脑嘛!”
  “你就会帮着他,”陈贞慧白了一眼李国忠,转头对李三道:“你刚才的话别在外面说了啊!不然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这话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妥,转头看来一眼李国忠那暧昧的眼神,刚刚退去的红晕又一次爬上白皙的脸庞。
  自从中午车上那事后,陈贞慧在面对李国忠时,总会涌起一丝莫名的羞涩,想控制都控制不了。还好李三一直处于发财的YY当中,所以就没察觉出异样来。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镇路口,果然如李国忠所说,李二叔已经在那边等候了。四人碰头聊了下,便上车回家。
  回家的路上,由于李三的存在,两人倒不敢有丝毫的暧昧动作,但眉来眼去总是在所难免的,李国忠很是喜欢看到陈贞慧那羞恼的神情。
  回到家,李国忠稍微向父母念叨了下下午去报名的事,却没说是公务员考试,只模模糊糊的说是省政府开设的统一考试,他怕二老管不住嘴巴,在没考上前,他谁也不打算说,毕竟考不上是很丢份儿的不是?
  离9月1号还有10天时间,李国忠打算利用这段时间把那本参考书给背下来,还准备着找几本相关方面的书籍,临时抱下佛脚。对待这件事,还是慎重些的好。
  吃完晚饭,李国忠抱着那本参考书躲进房间认真的读起来,可没读两页,他就发现事儿有些不对劲,放下书本,闭上眼睛,慢慢的把刚才读过的两页书再重新回味了一遍,猛的睁开眼睛,手忙脚乱的把书拿起来翻开细细的对照的一遍,居然连标点符号都一字不差!
  李国忠站起身来回走了几圈,才勉强压下心头的狂喜,重新坐回破烂的书桌前,拿起书本随便翻到中间认真的读上几页,合上书闭上眼睛!
  “没错,哈哈!我TM的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居然穿越还有这样的好事,哈哈!”李国忠恨不得仰天大笑几声,却强行压下这个念头,心里不停的在告诫自己:“这没什么,这没什么,我是注定要当大官的,应该喜怒不行于色才对!”
  原来的李国忠虽然不能称其为蠢笨,但和聪明是绝对占不上边的,这从其前世几十年落魄的生活就表露无遗了。
  现在不仅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还发现了这个能力,其心底的激动可想而知。
  好一会儿才回复平静的李国忠,平静的拿起参考书慢慢的读起来。经过这样剧烈的心理锐变后,李国忠比先前显的更加沉稳。
  李国忠的的父母李大山和繆翠霞一直到深夜一点还看到儿子房间的灯还亮着,不免有些担心,自从儿子从省城学校毕业回来后就变的有些不一样了,变的更有主见,也更懂得讨他们欢心,和以前那个表里如一的憨厚劲,显的如此不一样,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二老无奈的对视一眼,关上灯睡觉去了。
  李国忠是把那本参考书都看完才去睡的,由于有点担心第二天会忘记,所以睡眠质量实在不怎么样,以至于第二天中午才起来。
  二老知道儿子昨晚看书看得很晚,早上倒没有去吵他。
  吃过中午饭,李国忠休息了一会儿,出门在自家田地里摘了个西瓜往李三家走去。
  李三家离的不是很远,一会儿就到了,90年的社会治安还算不错,特别是村子里,几乎都不关院子大门的。李国忠抱着大西瓜直接走进院子,在天井旁喊道:“三哥在家吗?我来看你来了。”
  其实李国忠知道李三这时候肯定开拖拉机去拉货了,喊这些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不出所料,出来迎接的是美丽少妇陈贞慧,大中午的,又是在家里,陈贞慧穿的比昨天更少了。上身一件宽松的格子衬衫,下身一件黑色短裤,把那雪玉般的肌肤衬托的更加白皙。
  陈贞慧一出来看到是李国忠,脸上莫名的红了起来,“你三哥不在家,去帮人拉货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李国忠小心的吞了口口水,憨笑道:“没什么事,主要是来谢谢你的,这是自家产的西瓜,又大又甜,送给你解渴。”还特意在“谢谢你”上加重了语气,表明就是来找你的了。
  陈贞慧想起昨天那羞煞人的处境,红着一张肖脸道:“进来喝口水吧!看你满头大汗的。”
  李国忠心道有戏,面上不落痕迹的抱着西瓜往里屋走去。把西瓜放到角落里,然后坐在凳子上看着陈贞慧在厨房倒水的背影,不由的又吞了口口水。
  陈贞慧从厨房出来把水放到李国忠面前桌子上,说道:“快喝水吧!一身都是汗,要不去洗把脸吧!”
  李国忠点点头,起身往后院走去,走到后院水缸处,马上把身上的衣服长裤都脱掉,只穿一条三角裤,准备好后才喊道:“三嫂,三哥的毛巾是哪条,你来看一下。”
  陈贞慧应了一声,忙往后院走来,怕这个冒失鬼把自己的毛巾拿去擦脸。刚走到后院,就看到李国忠只穿一条三角内裤站在那儿,一身强健的肌肉加上那三角内裤里鼓囊囊的一坨让其想入非非的物事。陈贞慧顿时愣在那儿,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李国忠的大腿根部,一眨也不眨的。
  李国忠慢慢的走到陈贞慧跟前,笑道:“怎么了?突然傻了。”
  惊醒过来的陈贞慧,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拼命的加速,脸烫的跟什么似的,不敢再看下去,忙绕过这个强壮的男人,拉下一条毛巾递给李国忠,低头小声道:“这是李三的毛巾,你拿去用吧!”说着便想离开。
  这时的李国忠怎么会让她离开,开口说道:“三嫂,我后背擦不到,你帮我擦下啊!”
  “啊!”陈贞慧一听这话,忙摇手道:“那怎么行!你自个儿擦吧!”
  “怎么不行,都是自家人,怕什么!来吧!我又不会吃了你。”李国忠一把把毛巾塞到少妇的手里,转身把后背让出来给她。
  陈贞慧这时候真的很矛盾,理智告诉她赶紧离开这儿,离开这个强壮的男人,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抬手往那强健的背部伸去。心里不住的在安慰自己:“这没什么的,只是擦下背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而这时李国忠恰好在心里默数到10,感觉到背部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擦拭,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微笑。过了一会儿,李国忠转过身道:“三嫂,反正背都擦了,前面也擦一下吧!你擦的我真舒服呢!”
  陈贞慧这回没有什么忧虑便帮李国忠擦了,女人基本都这样,有一就有二,一旦开了头,就很难停下来了,特别是这种暧昧的事情。显然两世为人的李国忠对女人的这种心理把握的很到位。
  陈贞慧轻轻的又慢慢的擦着李国忠的身子,手指偶尔碰到他的身体,心里都会一阵的颤抖,她只感觉到下身的麻痒一阵阵的袭来,好想伸手去抓住那坨物事啊!
  李国忠看看火候差不多,眼前的美艳少妇已经完全情动了,而且自己的是非根也硬到快爆炸。于是伸手轻轻的环住陈贞慧的细软腰肢,把她整个儿抱到怀里,低头吻向那美味的小嘴儿。
  陈贞慧这时候已经完全迷糊了,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腰间一紧,整个人便倒进那宽厚的胸怀里,接着嘴巴便被封住,一股异样的情绪从脑子里轰然炸开,一片空白。
  两人的脾息都开始粗重起来,陈贞慧两手不由自主的环住李国忠的脖子,嘴里舌头做着最热烈的回应。不知不觉间,两人混合在一起的口水慢慢的往下滴着。
  李国忠一边吻着怀里的少妇,一边伸手摸向陈贞慧柔软的大胸部,摸了一会,觉得衣服碍手,开始去解她的纽扣。
  脱掉衣服,解开胸罩,陈贞慧那两对34D的白嫩大奶便暴露在空气当中,李国忠忙舍去小嘴,低头往那白嫩中的一点红晕吸去。陈贞慧由于没有生过小孩,加上平时比较注意对身体的保养,人也不过30出头,所以一对大奶子一点下垂的迹象都没有。
  李国忠伸手往陈贞慧的下身摸去,只觉得内裤外面一片湿热,忙把手从上面伸进内裤里,已经是泥泞一片。李国忠很有经验的用中指轻轻滑过两唇之间的沟壑,找到那颗小红豆,轻轻的拨弄着。
  在这样上下两路的刺激之下,意乱情迷的美艳少妇陈贞慧全身开始一阵阵轻微的颤抖,嘴巴微张,发出一声声美妙的音节。
  李国忠不由的在心里再次感叹一句:“这么容易高潮,极品啊!”
  李国忠一把抱起全身发软的陈贞慧往房间走去,不时的亲吻着怀里的美妙人儿。陈贞慧双手紧紧的环住李国忠的脖子,将羞红的双脸深深的埋在李国忠的怀里,不敢抬头。
  来到里屋的房间,轻轻的把紧闭着眼睛的陈贞慧放到床上,顺手把她身上的裤子脱掉,一具白嫩美妙的裸体顿时呈现在李国忠面前。特别是下身那黑色毛发在她小腹上排成一个整齐的倒三角,仿佛修剪过似的,然而仔细看去,还是可以在三角形边沿发现一些参差不齐,看来应该是自然生长而成。
  这时候憋的快要爆炸的李国忠再也忍受不住,脱掉自己的内裤,爬到床上,把她的双腿分开,一手扶着粗长的大鸡巴往那红嫩的洞口探去。
  陈贞慧只觉得的一根火热的物事抵在自己的私密处,忙睁开眼睛,一眼看到那根黑乎乎的大鸡巴,惊讶的张大小嘴。她实在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粗长的鸡巴,自己的老公和这个一比,简直就是根牙签,虽然有些夸张,但也差不了多少。
  “你慢点,我怕痛。”陈贞慧娇滴滴的说道。
  “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李国忠温柔的俯下身子吻了下少妇的小嘴。然后扶着大鸡巴慢慢的往那粉嫩小洞里顶去,好一会儿才插到底。李国忠只觉的一团紧凑的软肉一下子把鸡巴包围,全身一下子放松下来,再也没有刚才那般难受。
  “啊!”陈贞慧情不自禁的张嘴叫出声来,只感觉到那根可怕的大鸡巴一路刮过嫩肉,慢慢的插透了自己的花心,探进了子宫,一阵阵快感从花心处喷涌而来,身子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又高潮了?”李国忠感觉到紧紧包围住鸡巴的那些嫩肉开始有规律的律动起来,磨的鸡巴一阵阵的快感,花心处喷出一股股的热流,熟知情事的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在心底再次赞叹了一声:“极品啊!”
  李国忠没等陈贞慧的这阵高潮离去,就挺起屁股,开始三浅一深的抽插。
  陈贞慧两手胡乱的抓着床单,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一阵阵诱人至极的淫语声,大屁股配合着鸡巴的抽插,一下一下的往上顶着,两团高耸的嫩肉随着剧烈的动作上下左右的剧烈晃动,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让人炫迷的线图。
  “啊!啊!又插到底了,就是那里,用力。啊!”
  “啊!我不行了,啊!国忠,你太厉害了,啊!又插到花心了。”一阵阵淫声秽语从这个平日温柔贤惠的美少妇嘴里呻吟出来,是个男人都会感觉到成就感。
  抽插了一会儿,李国忠感觉小穴里的嫩肉慢慢的又开始了颤动,便舍弃三浅一深的抽插方式,开足马力快速的大力抽插起来。
  这让本来就临近高潮的美艳少妇全身情不自禁的开始抽搐,精致白皙的柔肌上溢出一片细腻的汗珠,修长的双腿死命的勾住李国忠强健的腰部,嘴里无意识的叫道:“啊!要去了,又来了!啊!我要死了,好舒服,啊!大鸡巴哥哥,我要死了。啊!”
  粗重的喘息声,交合处“啪!啪!”的抽插声,美少妇嘴里诱人的淫语声,构成了一首让人禁不住沉迷其中的淫荡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