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五一三章 精神折磨1

都市小说   2021-09-15   加入收藏夹

  一旦接手,就变得繁忙起来,接下来的几天,全心投入在公司上,感觉时间都有点不够用。白天在公司规划,联系人事,晚上回家还要忙着设计方案。

  妻子看我每天忙的太晚,偶尔也劝劝,但我也没辙,只能口头安抚,继续自己做自己的。后来她明白没用,便安心照顾我的生活,每天都煲汤给我喝,说是要多补补,不然身体扛不住。她为我做的都记在心里,不想她太担心,告诉她不会太长,忙过这一阵就好了。

  虽然承包了几座山,但这种带有打猎性质,可能会有武器,或是意外情况发生,还是需要到两地的公安部门备案。正为这事发愁,那天无意间跟苏峰谈起,他说有办法,隔天给局子里打了个电话。我带着文件去,轻易搞定,而且押金也少掉一大截。

  这就是意外的惊喜,正愁拿不出那么多押金。当初资讯过,带有这种性质的项目,加上各类保险,少说也得近百万。结果各项都按最低标准配,当然有的地方,经局子里的人提点,稍微改动了一下,就交了三十万押金。

  但这也是公司目前能拿出的最大限额,在超就要去银行贷款。暗自算过,现在公司只剩下一点前期经费,和日常运作的花销。提这么大笔钱投资,原本以为罗秀又会跟我磨叽好半天,谁知这女人态度变了不少,竟然只简单算了下,就痛快划账。

  这妮子突然的转变,弄得我还有点摸不着头脑,暗地里怀疑她是破罐子破摔,还是在跟我下套子。不过现在的事儿太多,这想法只在脑中一闪而逝,宛如划过天际的流星,没留下一丝尘土。她痛快划账是好事,也节省我不少口水,能专心在别的事上。

  或许是知道很急,孙学勇那边进展也很快,这些天办公室的人,个个都忙的晕头转向。连一向清闲的老牛,都被委派了不少任务,当然多是跑腿。人岁数到了,麻烦事儿也不好找他办。不过公司业绩变好,工资涨了后,这老头的积极性倒是提高不少。门也弄好了,什么事儿也肯主动招呼了。以前是交代的事,他才去捣鼓,不说他根本不理会,有些事交代了,他也磨磨蹭蹭,那扇门就说过好多次,近期才弄好。

  虽然消息还没宣布,也没有传出去,但不少员工还是从我们整日忙里忙外看出点苗头,知道公司有大动作,所有人都有些期待,工作氛围也被下意识的拉高。毕竟尝到甜头后,他们都知道公司的业绩与工资挂钩。

  有这种氛围自然是好事,俗话说树多成林不怕风,下面的人肯卖力干,自然也能给上面带来信心。只要众人齐心,不怕公司做不好。

  忙活几天,终于所有证件都有了眉目,只等保险公司那头来信,就可以正式开线。罗秀和孙学勇算是清闲了一点,我还要继续忙。推广也是重中之重,这关系到整个项目的成败。策划是我自己做的,其余人也没能力去办。

  不过让我头疼的是,现在找人打广告,要收钱啊!钱是现在公司最缺的东西,囊中羞涩,敏思苦想了半宿,只能用老办法,找熟人,拖关系了。

  隔天一大早就给赵诗雅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喝茶,谁知那女人说上午没时间,中午才有空。我有些郁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没空,还是猜到我有事相求,纯粹想蹭我一顿饭。空手套白狼是用不上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痛快的答应。

  只要肯帮忙,一顿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早早赶到约好的饭店,特地叫了瓶不错的酒,让早点冻上。等了快半个小时,赵诗雅才打来电话,说马上就到。

  为表示尊重,也想讨好下,特地到门口迎接。远远就看到赵诗雅的车过来,刚停下,我就殷勤的上前开门。

  一双白皙的长腿从车上踏下,白色肉丝把腿包裹的很紧,黑色高跟鞋很显眼。有些奇怪,见过几次,这女人平常都穿半跟,还是第一次见她穿这么高的鞋。深灰色职业包臀短裙,布料质感很好,能看出价值不菲。

  上身收腰小西装,白色衬衣的领边绣着淡粉色小花边,为这套整体严肃的装扮,添了一丝女人柔软,妩媚,俏皮,春意。这点小彩色,就像是草原上的一朵红花,迎风招展,姹紫嫣红,暗示了深处那五彩缤纷的世界。

  赵诗雅从车上下来,长发盘在脑后,脸上涂着淡妆,显得端庄,贤淑。外表文雅的她,很适合这身打扮,看的我一时痴在原地。她抿嘴笑着,歉意道“不好意思,刚做完采访。”

  虽然话语上在抱歉,可脸上完全没有抱歉的意思。我也自然不会去计较,等了半天,能看到这么副难得一见的活春光,也算是值了。

  话语将我惊醒,我当然也不会自恋的认为,这是为我精心打扮,笑着关上车门道“采访谁啊,穿这么正式,还这么……”说着目光毫不掩饰的在她的胸部,翘臀,白皙的大腿上来回扫。

  “一个大人物!”赵诗雅毫不介意我侵略的目光,还自豪似的说。

  “有多大?”我迎着她走近,怀疑道。

  “反正比你大!”赵诗雅故意撇嘴,不屑似的说。

  “我就是个小人物!谁都比我大。”我自贬道。

  赵诗雅忍不住笑了下,瞪了我一眼说“刚来就抬杠!”

  能看出,赵诗雅今天心情不错,或许采访那个人,真是她很重视的人。这一眼也真称得上回眸一笑百媚生,看的我心头痒痒,差点把持不住。面对美女,加上有事相求,自然要勤快点。走到桌前,我抢先一步,主动帮她拉开椅子。

  赵诗雅也不生分,放下手包,优雅的坐下去。

  这家饭店经过特意挑选,不是那种热闹,喧哗的地方,而是个气氛相对温和的环境,连装修也突显出安静,轻松的风格,每张桌子四周还放着盆景,有点相互隔开的味道。

  有事要谈,我更是选了个优雅,僻静的角落。举目望去,能清楚看到中央的小喷池,还隐约能听到点水声,像是在下雨般,让人有安静聆听的感觉。

  “地儿不错嘛!”赵诗雅转头盼顾说,我刚坐到对面,她就接着道“很适合约会,跟谁来找到的?”

  完全没想到,会突然冒出这种话,我差点没坐稳。郁闷的望了一眼说“瞎想什么呢!以前跟妻子来过几次。”

  “好吧!妻子!”赵诗雅也不深究,但话语中明显充满不信任。

  我难得解释,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黑,经验告诉我,更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聊另一个女人。引开话题说“酒我点了,要吃点什么,自己点。”说完招呼服务员上酒。

  似乎对我逃避话题不满,赵诗雅撇了撇小嘴,但还是拿起菜单,慢慢翻看着。

  服务员很快把酒端上来,在我授意下打开,为我们倒了两杯。看到桌上的酒名,赵诗雅讶异道“唷,今儿什么日子?”

  “哪儿有什么日子,就是吃顿饭!”我掩饰说,都说事儿要在酒桌上谈,求人的事,等酒喝到位在开口,才容易成事嘛!不管是蒙了,还是感情到了,成功率都高不少。

  “这可是下血本了,你不说清楚,叫我怎么敢喝。”赵诗雅自然不是那么好糊弄,望着我说。

  “好不容易有空一起吃顿饭,先吃饭,事儿吃完在谈。”我故作豪迈说,急着举杯邀道“来,来,先干一杯。”

  ……